墨痕

去摘遥不可及的星。✨

总裁与外卖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死宅混血总裁在男朋友不在的时候,厨房不进,家门镶金似得舍不得迈,三餐全靠外卖养活。


他还规规矩矩地把英文全名填在收货人一栏,偏偏极其不好念,给外卖小哥添了不少麻烦。


他男朋友说他很多次了,死活不改。助理有些好奇,偶尔问起,总裁挑眉,娓娓道来:


他男朋友那时还是个新上任的外卖小哥。对着金发碧眼的总裁,小哥支吾了半天没有叫出全名:“您好,您是Tom嗯……”小哥皱着眉头,发音在嘴边打转就是说不出来,倒是先把自己急得脸红了:“嗯那什么先生,这是您的外卖!”说完就把外卖塞到他的手里,像受惊的兔子拔腿就跑,电梯都不坐一溜烟拐进楼梯间。


目送着小哥离开后,总裁低头看着手中的外卖,觉得自己的姻缘铁树终于结了花苞。





298字

看完记得双击么么哒😘

【云次方】初恋。

summary:我绿我自己。

郑云龙和阿云嘎又又又又吵架了,虽然这对于老夫老夫很常见,床头吵床尾和嘛,可阿云嘎偏偏提起了他初恋,那个让郑云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男人,难过的他决定睡一觉。


一醒来,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
郑云龙一看老师走了,立马把头凑到阿云嘎旁边看着他,问:“嘎舅,饭一起吃不?”


“行啊~”阿云嘎缓缓侧首,鼻尖不小心扫到了郑云龙的睫毛,痒痒的。


他胡乱地揉了揉鼻尖,书也不理,一股脑全放进包里,拍了拍郑云龙的背,“快快快,饿死了。”


“昂,”郑云龙提起书包,抓起阿云嘎的手腕,在前面开路。


“把脉啊你,手松开。”阿云嘎笑着轻轻推了推郑云龙的手,说是这么说,却一点也不想他松开。


“人多,别走散了。对了,今天给你瞧瞧我的第一个女朋友。”


阿云嘎刚刚还因为手腕有些发烫的脸颊,瞬间垮了下来。


“哈哈,还真把我当你舅啊。”玩笑声里失去了平日里的元气,大半都是气音,“那就让我见见外甥媳妇吧。”


郑云龙光顾着找路,也没发现什么,“我第一次谈恋爱,人家女孩子跟我告的白,我脸皮薄,也不好拒绝,答应她处处看。”


“嗯......那我......祝福你们。”


阿云嘎是在大一下半学期一个明媚的春日里,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郑云龙。


北舞这么多漂亮女孩,自己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呢?


他越想越不对劲,越想越不对劲,但这心意却已了成定局。有点完蛋,他栽在郑云龙身上了。


见了那女孩,说了些祝福的话,阿云嘎就借着要回去排练,匆匆离开了饭桌,郑云龙张了张嘴,终究还是没发声。


其实,阿云嘎挺难过的,第一次暗恋,无疾而终。仔细回想,难怪前半个月,他一直叫郑云龙一起排练,郑云龙一直有事,原来是去陪女朋友了啊......


早以为流干了的眼泪,不自觉地一滴一滴往下落,打在手背上,有些烫。蹲在地上哭了一会,他随手抹了两把眼泪,正准备站起来,一块手帕被送到了他的眼前。


“嘎子,别哭了。”


阿云嘎闻声抬起了头,他有点被吓到了,这个男人跟大龙长得好像,但气质完全不同。


男人看他没接过手帕,自顾自地帮他擦起了眼泪,还扯了扯他的嘴角,“你笑最好看。”


“你是?”


“啊,我是九年后的郑云龙。”


“???”阿云嘎脸上写满了问号。


“哈哈哈哈哈我也很惊奇,我就在家睡觉,一睁眼来到了这里,一问人日子,才发现是九年前。”


“......我不信。”


“好吧。你,阿云嘎小朋友,正因为我,郑云龙这个混蛋交了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女朋友而难受。”


“嗯......暂且信你一回,既然你是九年后来的,那你现在结婚了吗?”


“嗯......还没,但是有个男朋友。”郑云龙亮出了手上的戒指。


阿云嘎的心凉了半截,看来这暗恋是真没戏了。


但他不甘心,他倒要看看是谁抢了他的人。“冒昧的问一句,我认识吗?”


“认识,你当然认识,哈哈哈哈哈没人比你更认识他了。”


“笑屁啊!”阿云嘎转念一想,不对,差点喊出假声男高,“我啊?”


“阿先生,我受过专业的训练,无论多好笑呢,我都不会笑,除非忍不住。”


阿云嘎打了郑云龙一下,“......快说!”


“哈哈哈哈哈不逗你了,就是你。”


哦,我自己。“那我不难过了。”


“但是我很难过,这个时候你遇见了自己的初恋,在一起的......”突然,郑云龙意识到了阿云嘎老提起的初恋是谁,那个让他们在一起的关键人物是谁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,你先别告诉现在的郑云龙,你喜欢他,然后说你有了恋人。”


“撒谎的事我可不干。”


“但你的恋人确实是我,这也不算撒谎。”


“......是哦。”


九年后的郑云龙还乐此不疲地给阿云嘎支了一堆招,为自己的幸福事业而努力,他可不想以后没人给他挠背了。


郑云龙的初恋在两星期后,正式告终。一段单方面的恋情,注定无法维持长久。


但他发现,他嘎舅最近都不叫他一起去排练了!还经常缺席兄弟饭局!!出大问题!!!


他好不容易才逮住了个机会好好问问阿云嘎。


“嘎舅,你怎么最近都不在啊?”


“这还用说?谈恋爱了呗!”建新插了一句。


“真的?”


“嗯。很奇怪吗?”


“呃......不奇怪,不奇怪。”就是他心里有点奇怪。


这种奇怪一直围绕着郑云龙。他一想到阿云嘎和别人牵手,拥抱,甚至亲吻,奇怪就变成了疼,一下一下地往心上钻。


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人的感觉吗?好痛苦。


他受不了了,他要挑明这一切。


没过多久,机会来了,阿云嘎说他分手了。郑云龙看他没有过大的情绪波动,对他说出了早早准备好的对话。


“嘎子......那个......”


“啥?”


“我知道现在可能说这不好,但是......就是......”


“啥呀?”阿云嘎看似表面风平浪静,实则内心高声尖叫。


“就是......你能不能喜欢喜欢我啊?”


“我没不喜欢你啊?”


“不是!是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!”


“我......”阿云嘎的一句好都到了嘴边,又想起了九年后的郑云龙的忠告,“考虑考虑吧。”


“你一定要认真考虑我啊。”


“放心,这事我不开玩笑。”


当然,阿云嘎也没憋住,半天后就给了郑云龙答复,“那我们就在一起吧。”郑云龙高兴地差点抱起他转圈圈。



另一个郑云龙回到了九年后,走出卧室,一把抱住在做饭的阿云嘎。


“诶诶诶,干嘛呀,做饭呢!”


“嘿嘿,对不起。”


“行了行了,也没真生气,赶紧洗洗手,马上开饭。”


“好嘞!”


那个初恋就是他自己啊。









激情短打hhhh

记得双击么么哒。



不想写作业瞎拍拍

今天忽然想起来个典故 云从龙 

有龙就该有云

我上头了。(*´_ゝ`)

出门娃娃


莫干山民宿很棒!!!

就是蚊子有点多emmm……

今天是天鹅堡堡!(*/∇\*)

好了,该写文了。(;д;)

就酱,掰。



知乎体:被兄弟抢走心上人是怎样的体验

短小沙雕欧欧西。各位六一快乐。




知乎:被兄弟抢走心上人是怎样的体验

查看全部6,100个回答

小白痴 +关注

不请自来。首先祝各位六一儿童节快乐!

考完这最后一天,家里软软的床在等着我!光是想想,我心就荡漾的不行。

对于智商超常的我来说,老师出的卷子so easy,5分钟就答完了。

满心欢喜的准备交卷,却想起不让提前交。

我知道,都怪我太过优秀,太快写完了卷子,让着填满正确答案的试卷无处安放。

没事干只好四处乱瞟,不经意间,和监考老师来了个对视。

我震惊了,唇红齿白的,一身白衣更显出他的绝世气质。好靓一老师!

妈妈,你儿子我单身这么多年,终于有了想谈恋爱的想法。

他太好看啦!!!

一想到他,我现在打字的手都在颤抖。

这充满心动的一个小时总算是过去了,交卷的时候悄咪咪问了老师,最后一场还是不是他监考,他说是,真好。感觉我现在来个顺口溜都没问题,不结巴的那种!!

我的爱情终于要来临了吗!!!

========更新=========

我考完了。

又等了一个小时。在这一小时里,我已经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如何向老师搭讪,就在我准备行动的时候,老师主动走向了我!

难道!!他也!!

“为了你,我可是今天特地穿了白色,别告诉我你没考好啊。”

啊啊啊啊啊啊我姓白啊!!!

“走了走了,饿死了,吃饭去。”

我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健硕的身影,他……搂着老师的腰……走了……还嘱咐我别忘了关灯关窗……

这不是我哥白羽瞳吗???

嗯???

怎么心上人一秒就变嫂子了呢???

我爱情的小花,它枯了。我也想哭。

==========更新=========

身心疲惫的我终于回到了家。

一抬头,又是他俩。

你们摇了我吧!

求求了,哥,嫂子,我真的累了。

一见钟情,却发现是自作多情。

此后你俩的感情与我无瓜。

哦对了,嫂子叫展耀,心理学教师,挺厉害的。

不说了,到赵祯家撸里斯本乐呵乐呵。

太伤心了。

▲赞同6001▼ ○评论321


【瞳耀】小神仙。

欧欧西预警。


白羽瞳第一次见展耀是在树荫下。


黑猫大半部分的身子被树荫包住,只露两个小脚在太阳下,时不时还动两下。


真可爱。他想。


白羽瞳不想打扰他,便在一旁等,这一等就是一下午。


夕阳最后一丝余晖也消失殆尽,夜晚降临了。


睡饱了的黑猫睁开了圆溜溜的瞳,一下子弹起来,抖了抖身子,抬头看见了白羽瞳,油光水滑的毛全数炸了起来。


“喵喵—喵喵喵!!!”


“你说什么?”白羽瞳一脸茫然地看着展耀。


展耀愣了愣,低头看了看自己,有些尴尬地变回人形。


“哪来的耗子在我的地盘上撒野!”


白羽瞳盯着展耀因为气愤而晃来晃去的尾巴看。


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猫尾巴?嗯?”


“......咳咳”,白羽瞳凭空变出一张纸,递到展耀面前,“你在人间兴风作浪,时常扰乱人间,上面派我来看着你。”


“看来还是个小神仙。我展耀天地可鉴的良猫,才没做过那些事。”


白羽瞳有些头疼,展耀不配合他,他没法交差。


“喂,白耗子,你想吃点什么?”


“我叫白羽瞳,而且神仙不用吃饭。”


“哼,知道了白耗子,我带你去瞧瞧人间美味。”


白羽瞳此前都在天界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,每日不是下棋就是弹琴,还从没来过人间,也没尝过人间的一谷一粒,但是他想试试。


“这是什么?”


“糖醋鱼,很好吃的。”


白羽瞳尝了一口,“确实不错。”


“对了,你什么时候走啊?”


“你没从良之前我不能走。”


“都说了我是只好猫,您吃完赶紧走吧。”


“你说了可不算。”




白羽瞳现在觉得展耀确实是只好猫。


他顺着血味找到展耀的时候,展耀正被两只戾气深重的老妖围攻,他奇怪展耀为什么不逃,毕竟展耀的修为不低。直到他看到了展耀身后的一只小奶猫。


白羽瞳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千年,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。他化为原型扑了上去,把两只妖撕得粉碎。


展耀裂了裂嘴角,“神仙就是不一样啊,这么轻松。”


“伤得重不重?”


“没事,死不了。”


“不行!我看看!”


这是展耀第一次靠近白羽瞳,淡淡清香萦绕在展耀的鼻尖久久没有散去。伤口一会儿就愈合了。


他想了想,晃着尾巴跳进了白羽瞳怀了,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什么,感谢感谢你。”


“那我还给你买了糖醋鱼,是不是应该再感谢一下我?”


“死耗子臭不要脸。”









粗去玩盒盒盒盒盒盒

【云次方】雨。

ooc预警 架空 重头轻尾的激情短打一篇。


郑云龙是个很随意的神明,每天不是睡觉就是工作,偶尔也会喝点琼浆玉露。这样平凡的生活过得久到他快忘了自己还是个神明。玉帝瞧他这般无聊,硬是塞了个实习小仙给他。有什么办法,他又不能躲避。

“龙哥,你这生活也太没趣了!走走走,我带你去人间转转,你是不知道,这人间那......”黄子弘凡疯狂给眼前这位眯着眼打着哈气的前辈安利人间的种种。

“不去。”

“去嘛去嘛去嘛去嘛!对了,听说人间有一种比琼浆玉液还好喝的东西......”黄子弘凡话还没说完,只见这位前辈已经换好了行头。

“愣着干嘛,走啊。”

“来...来了。”


他俩来的晚了点,只能逛逛夜市了。

不出半个时辰,郑云龙几乎把整条街都喝遍了,也没有找到那比琼浆玉液还好喝的东西,倒是忽悠他来的黄子弘凡已经跑没影了。

“熊孩子跑哪去了......”他用神识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。倒是有了意外收获,隔壁街上还有家酒肆。蒙人开的,不大,很干净。

“小二,把你们这招牌酒拿来。”

“好嘞!您稍等。”


这异域酒清冽绵爽,香醇宜人,“再来二两!!”神明大人喝高兴了,就着下酒菜,一杯接一杯,直到夜市快结束了,也没有想要走的意思。

“客官,小店要关店了,您要是喜欢这酒可以明天再来。”说话的人口音有些别扭。

郑云龙抬起头看着来赶他走的老板,顿时觉得嘴里的酒索然无味。那人墨发散落,白袍于身又带着清冷之气,嘴角挂着些许笑意,万里山河似乎不及他眸中的点点星光。

郑云龙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店外忽然风雨大作。

“客官?客官?”阿云嘎在郑云龙眼前挥了挥手。

“好...好,我明天再来。”郑云龙如梦初醒,“对了!老板,如何称呼?”

“鄙人阿云嘎。”


这雨连天地下,阿云嘎已经好几日没见到太阳了。说来也怪,自从那位名为郑云龙的客人和他搭话之后,这雨就没停过,有时还天气异常。不过那位客人倒是有趣,千杯不醉,老是抱怨着差事的辛劳和睡眠的不足,却还是每天都来他这报道,挺可爱的,偶尔不来他还会不习惯。

这雨下了两个月,郑云龙也来了两个月,两人也从“郑兄,阿云嘎”变成了“大龙,嘎子”。


郑云龙一进门就看见一位妇人与阿云嘎靠得很近在说话。明明还是晚春,店外却飘起了鹅毛大雪。不知发生了什么,那妇人头靠在了阿云嘎的肩上。店外又下起了罕有的酸雨。

“姐姐,今日天气欠佳,还是早点回去吧。”

“好,你在中原好好的啊。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。”

还好无所不能的神明大人听得懂世间一切语言,不然他就要误会他的嘎子了。

“大龙,你来啦~”阿云嘎送走了亲人,看见了郑云龙,露出了兔牙。

这雨又变回了平日的pH。

“嗯!对了,今夜有灯会,去吗?”

“好啊好啊,我还没去过呢~可是还下着雨,灯会怎么开?”

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圣上专门清理了一间宫殿开灯会。”

“岂不是只有王公贵族才能参与?”

“这你别管,你想去吗?”

“想!”


阿云嘎第一次见到这些发着亮的小玩意,东看看,西摸摸,像个好奇宝宝。

“灯会太好玩啦~下次还有记得叫我!大龙。”花灯的光染得阿云嘎的脸粉粉的,眼里满是笑意。

雨停了。

“啊!雨停了!”阿云嘎瞥见窗外的雨点没了踪影。

郑云龙轻抚上阿云嘎的脸,“我对你的喜欢不会停。”